•   登录  |  注册  |   忘记密码  


  • 今明-人生哲学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诗词歌赋 >

    爱在黄昏时(西窗)

    发布时间:2020-05-30源自:未知 作者:明阅读( )

    [转] 爱在黄昏时(西窗)
     
     
      图片

    黄昏是个奇异的背景:周围的景物已浑沌,半明半暗。月亮爬上东山。在远古农村这时候“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牛羊下来。”在现代都市,这时华灯初上,晚风习习,杨柳拂人头。刘半农有首著名的诗:……枯树在冷风里摇,野火在暮色中烧,啊,西天还有些残霞,叫我如何不想她?

    叫我如何不想她,黄昏引发了阵阵空想,于是男女开始约会。“昏以为期,明星煌煌。”――诗经注释:恋爱的男女,约会在黄昏。到了欧阳修时代,不迂回,直接就说:“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

    他们可能约会在河边,蒹葭苍苍,河水汤汤,闪着最后一波碎光。

    也可能离别于驿桥边,长亭外,日暮途远

    有欢聚就有离别,黄昏让一切都染上诗意,也染上了伤感――尤其是伤感,它也许就在诗经就开始流淌了,河流一样绵延不绝。屈原像个女人一样哀怨:曰黄昏以为期兮,羌中道而改路――你当初于我相约黄昏为佳期,为什么却中途改道变故?

    倘若这时再来几点梧桐细雨,万叶千声皆是恨,难将息,纵然三杯两盏淡酒也浇不灭一腔怀绪。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宋词里说,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元曲里说,怕黄昏忽地又黄昏,不销魂怎地又销魂。

    现代诗说,这寡独的黄昏,幕着雾与雨,我在我的心的孤寂里,感觉到它的叹息。

    《易经》云:“君子以响晦入宴息”,响晦就是“向晚”,也就是今天所说的黄昏:日已落,天色将黑未黑――鸡已入笼,牛羊也入圈,宿鸟归飞,黑夜马上到来,爱人又在何方?倚在门前怅怅守望的女子,又要空度一个独孤的黄昏了。在仆仆的道途上奔波的君子,每到夕阳西沉的时分,又何尝能不遥望归家的道路呢

    最难消遣是黄昏,夕阳影里,愁煞宦游人。

     

    据说,白日完全结束进入黑夜前有段过度时光,天色明暗暧昧,只有七八分钟光景,叫做狼狗时光。用镜头捕捉顷刻画现,必须快速抢拍,电影拍摄手法称之为魔术时刻,呈现效果是物体棱线清楚,看上去却有着夜晚的意象。

    那日我在海拨4550米的贡嘎山子梅垭口,眼睁睁看着苍茫雪山被鲜红的夕阳披洒,从点燃到灰烬,也不过七八分钟。

    德富芦花观察到,落日由衔山到全然沉入地表,只有三分钟。

    六七千米的雪山,是太阳能投射到的最后地方,这七八分钟,在平原地区只能看见夕阳的余辉把西天涂抹,天地之间已陷入昏暗晦暝。

    我猜测狼狗暮色就是这段转瞬即逝的时光,也就是那段让人心思飘浮不定却无比动人心魄的黄昏。

    暮色拢来,黄昏的天色因为浮游的雾气暗得动感十足,时间被物化一般,具体到一分一秒往前移。

    生命情境不确定的灰色地带也便是这个空间,灰是蜡炬成灰,一寸相思一寸灰,当情感消逝,当时间消失,一切不挽,人间只剩下时间的灰。灰也是黑与白之间激越动荡后的尘埃落定。

    《呼啸山庄》《简爱》中世纪欧洲的上空,一直灰到最后,也挣扎到最后,终于平静。

     

    但是这么短暂的瞬间如何掌控?就算把人活活打死,也没办法分辨这段暧昧时光,更别说捕捉它。

    冯至的那首《我们有时度过一个亲密的夜》:在一间生疏的房里/它的昼时是什么模样/我们都无从认识/更不必说它的过去未来/我们只依稀地记得在黄昏时/来的道路,便算是对它的认识/明天走后,我们也不再回来。

    天,立马就黑了,怎么分辨是狼是狗的时刻?

    苏伟贞在小说《魔术时刻》里写了一对男女短暂相遇迅即分离,连一场电影的时间都没有,更没有足够的了解,他们被锁在那段天光中,晦暝暧昧,却没有“魔术时刻”可用,男的说“今后我多了一个约定,二个月三个月六个月一年的见面都很好,这就是我们的关系。我们都绝对不要刻意以魔术时刻捕捉时光,一切顺其自然。”

    顺其自然――你只能去遇他,不能去找他,“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纵我不往,子宁不来?”——钱钟书说:“‘子宁不来?’薄责己而厚望于人也。已开后世小说言情心理描绘矣。”

    厚望于人,终究虚浮,现实生活远比本能更像节拍器规律着人。在打破框框的年代,大家都学会解释闪躲。人生绝对没有意外。半年见一次是不够的,仅有故事也是不够的。一方无法纳入另一方的“二个月三个月六个月一年”的循环之会,但是,遇见一个人不是那么的容易,就是约好的,也常常会佳期再误。使用魔术时刻手法捕捉隐藏的感情更不容易,你只能说,一直尽量以魔法仪式心情。

    故事向暮色苍茫中隐去,人也朝那里走去,愿与不愿――如何架得住时间的绑架?身后渐渐拖起了影子,像无法摆脱的黑。

    不去想黑夜里的事,黑夜太遥远。也不去想白昼的事,那已成过去。

     

    爱情不是相遇,爱情是相遇之后仍然会彼此错失。

    有个电影叫《爱在日落黄昏时》,火车上杰西邂逅席琳,在日出前分手,并相约六个月后在维也纳重逢。但席琳因为祖母葬礼没有赴约。九年之后,杰西成为畅销书作家,他写的正是九年前的浪漫夜晚。在巴黎促销新书时,杰西与席琳相遇,然而他们只有一下午的时光相处,日落之前,杰西要乘飞机赶回美国。整部电影情境在巴黎街头,只听两人没完没了的对白。太阳就快落下去了,杰西就要误了飞机,他还没有起身离开,或许他更不想错过的,是命里注定的缘分。

    他们仿佛以为,如果奶奶早一天或晚一天去世,就能在维也纳重逢,生活就不会是现在这样,现在他不快乐,她也不快乐。但是,他知道,她也知道,有些错过,不是生命可以掌控的。很明显时间对他们来说是谎言,就像曼桢和世钧的十八春,那不是错过,那是在指尖流逝的十八春。

    记得电影里一句,男的说,我结婚时仿佛看到你,走进了杂货店。女的说,当时我就住在那。

    看到这,瞬间眼睛起雾,就像《甜蜜蜜》那一幕,影片开始他们曾经头靠着头,昏昏沉睡。列车抵达香港,他向左,她向右。那是他们不自知的初遇。

    如何确定狼狗时光?年华匆匆走过时,或许在某一个瞬间就遇见真爱,也许在某个恍惚就错过。造化开一个玩笑,人很可能就会错过一辈子。

    十年后。电影通常打出几个字,一转换,时间如阳光下的尘屑飞舞。十年八年,对于电影里的生死恋情一向算不得什么。这十年,两个人天涯海角,音信杳无,两个人依然总是在思念,但也总是在认真地努力地生活。并不悲惨,只是不快乐。这样的生活,十年也好,重逢也好,都不是要紧的,要紧的是,他们必然用思念来一点一滴地滋润自己,让自己不至于枯死,思念的痕迹,如海边的苔藓,潮湿,微微的咸腥。

    你可以想象得到,他们在同一座城市生活,听同一首歌,走过同一条街道,看着同样的风景。有有一天,看着一个似是而非的背影,愣怔了好一会儿,等醒悟过来想追,她(他)已消失在人海。有时她有这门进,她从那门出,相距不过一米,他们错身而过却毫无知觉,观众看得着急也心酸。

    但是,电影总是试图要告诉我们,尽管可以错过日出,错过日落,仍然存在着值得我们继续留恋之处,那就是日出日落之间,总有一些既令人心碎不已又美好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事情在发生。
        我们不能无声无息进入黑夜,就算心碎到无能为力,“假如我来世上一遭只为与你相聚一次只为了亿万光年里的那一刹那一刹那里所有的甜蜜与悲凄那么,就让一切该发生的都在瞬间出现让我俯首感谢所有星球的相助让我与你相遇/与你别离/完成了上帝所做的一首诗/然后 /缓缓老去。 

     

    凡事皆有神迹。

    有些相遇,命中注定。躲过今天,躲不过明天,躲得过他,躲不过自己。因为你只是在和自己相遇,在他的心灵中找到你自己。

    但如何知道是否爱过他,是否用曾有过的爱情爱过他?年轻的时候,如何理解“邂逅”?这是个中年的词。“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张爱玲表达的“爱”的概念,是那个月夜桃树下与穿月白衫子的男子的初遇,经历无数风险与变迁,老了以后记起的那个夜晚的那句话:“哦,你也在这里吗?”

    爱如捕风。这是《圣经》上的话,是万能的神说的,爱情只是瞬间。

    瞬间绽放,瞬间凋零,就这样有一天你的突然不见,就象从前我的湖面,在进入——一颗匆匆投入的石子后恢复的平静——恢复的孤独。

    也许又彼此遗忘。可是时光的尽头,留下往事。好象点点花痕。

    或者是温柔。或者是疼痛。或者是遗留在身体深处的一滴眼泪。

    岁月沉浮,沧桑变迁,隔着漫漫时光的两个人,经历了无数的聚首和离散,相遇和错失,是不是也只能相视微微笑?

    然后,要不要轻轻地问一问:“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还好吗?还好吗?

     

    然而,还是相信,还是执著。

    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佛说,情无论有无结果,都会在彼岸开出花朵。

    我确信,你我之间,一定有过前生的相遇,不早不晚,在某个夏日的傍晚,冬日的黄昏,离离萱草开满山坡。

    在千山万水人海相遇

    哦,原来你也在这里

    这是相遇。

    多么偶然,又多么珍贵。

    里尔克有一句诗,我最爱生命中晦暝时刻。

    而你我需要捕捉的也就是这一刻,狼狗时光,眼神交汇,电光石火

    是的,重要的是,遇见……

    哪怕短暂如清晨的露水,也一定要得到它的存在。

     

    (草于2011.9月)

      欢迎分享转载→ 爱在黄昏时(西窗)

      收 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诗词 歌赋

      

      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关于本站-网站公告-免责声明-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1 今明-人生哲学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豫ICP备18032212号

      人生哲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