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明-人生哲学

当前位置:主页 > 诗词歌赋 >

风拂竹海

作者:明 时间:2020-05-30 阅读:( )

 风拂竹海

李娟

 

很多年里,我没有如此迷恋过一首乐曲。

我写作的时候,从屏幕上打开她,一遍遍听她轻声低吟,反反复复,琴声如诉。

如风拂过竹海,如月洗过晚山。

 

琵琶声在山中的丛林中飘散,流云、山岚、暮霭、薄雾。

我看见夕阳中的白桦林,睁着一只只妩媚的眼,秋波流转,悄悄窥人,

如同吴冠中笔下的那幅水墨丹青。

林梢上一丸月亮半藏在云层中,有女声在琵琶声中若隐若现的吟唱,

仿佛有位沉静美丽的女子在祈祷、在追问、在守候―――

 

沉浸在琴声、竹影之中的时候,我总想起她,

一位叫宋庆龄的女子。

 

想起她,就看见一株青竹,遗世而独立。


图片  


那一年她在东京,给她仰慕的孙中山先生做秘书,

她的笑妍如同廊前一树树盛开的樱花。

一天黄昏,忙完工作之后,她沉静而柔和地对他说:

“先生,我们结合到一起吧"。

那是她最美的一瞬间,那一低头的温柔,像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她柔声的低语仿佛是说给自己的,

那是她埋藏在心底多年的一句话,终于说了出来。

那种爱,像是江南人家深藏的一坛女儿红,在时光的河流中,馥郁而芬芳。

那时的窗外,正是落花如蝶,晚霞满天。

  

我一直觉得,她的身上有种东方女子含蓄而典雅的美。

她的美与温和,又独具一种柔韧的力量。

那样的力量,是涓涓细流,从山谷中无声漫来。

那样的爱,更是一种力量,如山崖上晶莹的水滴,能滴水石穿。

 

先生在听到这样的话,他历经沧桑的心中不知要泛起怎样的狂澜。

先生听见这样许诺一生的话,不知怎样感念他一直当作知己和小友一样爱护的女子。

也许冥冥之中一切都是天意。她的一生,只为和他相遇。

等她长大,已婷婷如荷,便来他的身边陪伴他,

与他相携,做他一生的助手和伴侣。

 

只缘感君一回顾,令我伴君朝与暮。

 

她和他在一起,就是和爱情、信仰、理想、事业在一起。

她追随他,是他近旁的一株木棉。

她支撑他,是他身旁的一树青竹。

 


图片 

 

 

然而,他们相依相伴竟然不满十年。他走了。

 

此后,长长的半个多世纪里,

她独自一个人走着,走着---风刀霜剑,霜严雪寒。

她一直梳着优雅,朴素的发髻,穿着一袭黑色的衣裳,

那是她生命里唯一的色彩,那是她生命里坚贞的颜色。

那样的颜色是她选的,就像她的一生,是她选定的,坚定而且无悔。

 

一生只爱一个人,一世只怀一种愁。

  

是谁说过,高贵的灵魂是来人间受苦的,高贵的灵魂是情愿受苦的。

我说,高贵的灵魂是值得人敬重的,受苦也是她完美人生的因素之一。

  

伫立在似水流年中清寒的竹,谁能不抬头仰望?

 
图片

上一篇:内心深处,那不为人知的角落

下一篇:爱在黄昏时(西窗)

收 藏
相关文章
精品推荐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